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日期归档
种猪场因高速修建被拆迁向高建局索赔5710万
  
  来源: www.zztaida.com.cn 点击:1941

种猪场因高速修建被拆迁向高建局索赔5710万

2013年5月,记者在辽宁魏莹良种猪专业合作社办公室门口看到,辽宁省畜牧局颁发的“辽宁省生猪核心养殖场”牌匾仍然悬挂着,但整个养猪场已经搬到入口处。

种猪场因高速修建被拆迁向高建局索赔5710万

2009年11月11日上午,时任省高新建设局局长的董磊(中国)对皮保高速公路路基工程项目进行了全面检查。

“千头猪与一条公路的博弈”是媒体在事件开始时对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与辽宁魏莹良种猪专业合作社之间诉讼的立场。

日前,这起旷日持久的诉讼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最终由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胜诉。这时,原来的猪已经完全死于口蹄疫。

数据显示,辽宁省目前有3000公里的高速公路,未来两年将超过4000公里,沿线有近1000家农业企业。辽宁魏莹良种猪专业合作社只是其中之一。这起诉讼不仅未能实现对方提出的5700多万英镑的赔偿,而且对未来高速公里建设模式产生了深远影响。

“国家最高法院对高建举和魏莹案的最终判决已经下来。高建举赢了!”

5月17日上午,董磊在办公室查看文件时,接到辽宁京恒律师事务所主任蒋蔡一律师的电话。这一天,他接到了许多内容相同的电话,大多是辽宁省高等级公路建设局的老同事打来的。

事实上,这个案子与他无关。董磊辞去辽宁省高新技术建设局局长一年多。现任辽宁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

然而,也许是他的名字作为辽宁省建设厅前厅长的证明出现在去年2月的一审判决中。“在那些事实和法律开始的时候,我是随机而来的,有时我怀疑自己是一名董事还是一名律师。”6月13日,董磊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微笑着说道。

猪与路的游戏:养殖场离高速公路只有12米。

争论的原因是高速公路的建设。

数据显示皮保高速公路于2009年10月开工建设。路线始于普兰店市壁口镇,止于瓦房店市堡镇,与沈阳至大连高速公路相连,并与正在建设中的长兴岛曙光高速公路相连。全长公里,总投资20.5亿元。“皮保高速公路最初是“十二五”规划的?け赶钅俊5笔保窃诠移舳?4万亿元刺激内需的背景下推出的。大连中部是连接黄海和渤海的重要通道。这使得沈大高速公路和丹达高速公路在新城大连再次衔接,对沿线经济和旅游业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董磊介绍。

争议另一方辽宁魏莹良种猪专业合作社位于普兰店村北部。它是大连本地人高魏莹在2007年出售大连房地产后建造的。

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魏莹良种猪合作社负责人高魏莹表示,他的良种养猪场已被辽宁省畜牧局列入18个生猪养殖和一级生猪养殖场,在2011年2月辽宁省畜牧局公布的《辽宁省第一批种猪核心育种场名单》中排名第四。“通过现场调查,养猪场养殖区与高速公路干线的最小距离为210米,养猪场养殖区与坡道的最小距离为57米,养猪场养殖区与当地居民区的最小距离为430米,养猪场养殖区与当地农业基地的最小距离为3000米,养猪场养殖区与当地化工厂的最小距离为330米,养猪场养殖区与202公里的最小距离为920米。然而,外壳壁之间的最小距离p

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2012年9月18日,辽宁省高级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密切关注此案的辽宁省人大代表,包括王缉志、李燕和李萍,出席了审判。

诉讼仍在进行中,但有一条消息使一方的养猪场遭受灾难。

2012年11月,农业部信息办公室宣布,辽宁省大连市浦湾新区铁西办事处二道村农场饲养的猪疑似口蹄疫症状。11月24日,疫情被国家口蹄疫参考实验室确认为o型口蹄疫。

疫情发生的农场是“魏莹良种猪合作社”。

从11月25日开始,农场门口竖立了“疫区”和“疫点”的标志,周围地区也被封锁。当天下午4点,畜牧部门防疫人员开始在农场宰杀和掩埋2500头生猪。

宰杀和掩埋到深夜,到目前为止,在最初嘈杂的农场里再也听不到猪的声音。“虽然当地政府承诺按照国家标准进行补贴,但在我的2500头猪被宰杀后,有1000万头不见了。根据国家动物防疫法及相关要求,存在疫情。被淘汰后,养猪场一年内不能再从事养猪业。即使我在一年后养猪,两年后我也看不到任何利润,损失至少为600万英镑。”高魏莹说。

最高法律:高速公路的开通并没有导致农场功能的丧失。

日前,本报记者独家获悉,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近日做出终审判决,驳回魏莹良种猪合作社提起的诉讼。

法院的判决确认养猪场项目的第二阶段于2010年5月开始,与高速公路的建设同步进行。

辽宁省畜牧兽医局作为畜牧卫生防疫主管部门出具的意见可以证明,本案涉及的高速公路不会导致养猪场?钟泄δ苌ナШ脱沓”匦氚崆ǖ暮蠊Q沓】赏ü锢砀衾肭胶吐袒衾氲缺;ご胧┘绦种ぞ?

疫情发生在高速公路通车一年后的农场,这至少表明高速公路与其他单位之间的距离不是疫情发生的必要原因。农场场地与其他单位的距离不完全符合国家推荐标准的要求,不能排除其他环境因素的影响。诱发猪传染病的因素和方法很多。根据公路建设前后猪传染病的差异,认为猪的死亡是由于公路距离太近造成的,原因是不充分的。

结果法院驳回了养猪场的索赔,一审和二审诉讼费超过60万元,由养猪场承担。

专家和专家之间的游戏:你到底为什么生病?你能继续经营自己的生意吗?你应该搬家吗?猪的死亡与高速公路有关吗?对于这种专业问题,双方都邀请了许多专家进行论证。

然而,这些专家的争论使争论变得更加复杂:来自同一单位的专家,甚至来自双方的同一位专家,对种猪场能否继续经营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

2011年5月17日,辽宁省畜牧兽医局畜牧司司长李明星等三位专家前往养猪场进行调查,并提出“整体搬迁”的建议。原因是农业部在2010年发布的《动物防疫条件审查办法》(以下简称“7号令”)规定,畜牧场应距离公路等主要交通干线1000米以上。专家认为,高速公路的开通将对农场的生产产生更严重的影响。交通工具和动物及动物产品的运输将成为病原微生物的载体。各种病原微生物将通过空气传播到农场地区。养猪场的发病风险极高,不再适合从事养殖业。

然而,三个月

中国农业科学院北京畜牧兽医研究所和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学院的专家也从各自的角度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养猪场方面的专家总结道:“过往车辆、运输的动物和动物产品可能成为病原微生物的携带者;猪对车辆噪音很敏感。汽车尾气会污染和影响猪的免疫功能。”

高建举的专家结论说:“养猪场和周围的乡镇、化工厂、水库、公路等。不符合规定。不能说公路是唯一的原因。噪声可以通过自然屏障和人工屏障来解决。猪的健康是由综合因素引起的,关键是做好内部防疫工作。它能否继续运营是由农业部决定的,而不是一个学术问题。”

“我们吉林大学养猪场是农业部的重点养猪场,也是吉林省最大的养猪场,每年生产2万头猪。我们离高速公路只有20米远。这条高速公路通车已经有五六年了。我们从未有过流行病。沿着高速公路有许多农场。我们从未见过任何流行病!”吉林大学畜牧兽医学院和吉林大学农业部的专家说。

根据有关单位发布的数据,辽宁省有6家企业先建养鸡场,后建高速公路,不符合农业部的规定。在同一时期,这些企业都没有任何疫情。

董磊:高速公路建设中最复杂的问题是征地。

本案中,高建举由辽宁京恒律师事务所代理。律师事务所主任蒋蔡一律师表示,他在今年5月17日收到最高法院的裁决后,立即向高建举报告。“首先,他们最初的选址是错误的。我们也去实地调查。养猪合作项目的第一阶段只有5000平方米。第二阶段始于2010年4月,在高速公路建设近一年后开始。平方米的建筑尚未竣工。生产区不与办公区隔离。第二阶段只在外墙表面涂了一层油漆,内部水泥没有抹平,楼梯没有建造,也没有实际操作。养猪场尚未完工,相关部门被要求搬迁。其目的是显而易见的。”蒋律师说。从我国生猪养殖的实际情况来看,农业部第7号令之前没有对距离进行规定。在河南、江苏、浙江等生猪养殖发达省份,大型养猪场靠近道路,交通便利,对生猪养殖没有影响蒋律师说,“最重要的是这个养猪场已经转让给别人了。我们认为养猪场是在骗取国家补贴。”

面对记者的采访,前建设局局长、现任高速公路局局长董磊有时对高速公路建设面临的诸多问题保持沉默。“在辽宁省,高速公路的建设在招标和建设方面特别标准化。最复杂的问题是征地。在实际操作中,甚至出现内外勾结骗取赔偿的情况。”董雷说。“如何修复高速公路是一个通行权的问题。以魏莹为例,当我们建立项目并选择场地时,航拍照片和设计院开始现场勘测时,并没有大规模的猪圈。有媒体报道称,这是一场“猪路纠纷”。事实上,根本没有“争议”。如果我们能在探索之初就决定,我们就能修改计划以避开养猪场。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实际操作中。例如,目前正在扩建的一个高速项目改变了图纸,因为铁岭段附近有一家制药厂。”董磊介绍。“事实上,在诉讼过程中,普兰店政府曾拿出400亩土地,承诺承担搬迁费用,试图解决问题,但养猪场拒绝了。事实上,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我应该打赢这场官司。我没有理由不赢。”董磊说,作为局长

友情链接:
普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ztaida.com.cn 技术支持:普宁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