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日期归档
神话、造假、宫斗、绑架,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覆灭始末
  
  来源: www.zztaida.com.cn 点击:1902

没人能想到,在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后的七年里,网秦会遭遇流氓软件、数据欺诈、机构卖空、创始人叛逃、绑架等离奇的阴谋。这一系列危机和内讧将网秦推入了一场无休止的消耗战。现在,在朝廷疑云消散之前,这场闹剧将以退出市场告终。

2018年底,危机重重的网秦(现称凌动)收到了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除名通知。几个月前,创始人林宇声称,被现任董事长史文勇绑架的罗生门尚未得到解决。这家曾经拥有cmnet第一个光环的公司,以一种不幸的方式再次获得了公众的关注。

但起初,这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故事。

移动互联网第一单元

1991年,年轻的林宇和史文勇被福建省浦城一中录取,两位优秀的演员成为好朋友。1994年高考,林宇被北京邮电大学录取,史文勇进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林宇和史文勇分别于2003年和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

2005年,时任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的林宇在一个论坛上受到诺基亚工程师的启发,看到了手机安全的重要性和前景,于是他创立了专注于手机安全的网秦。不久之后,他带着高中同学史文勇加入了他。

现在看来,林宇当时选择创业无疑是正确的。当手机安全还是空白的时候,他开始做手机安全,从一开始就让网秦站在风中。

然而,创业的初始条件相当困难。由于没有商业模式的参考样本,也没有投资,林宇和创始团队只能将北邮附近废弃的幼儿园作为临时办公室出租。只有在秦望于2007年获得投资后,这种情况才得到持续改善。

在移动互联网的塞班时代,智能手机市场远未成熟。通过大量预装设备和夸大病毒防护的重要性,“网秦移动杀毒”和“网秦安全”逐渐积累了第一批用户,他们的收入也一直在上升。

NetQin终于在2011年5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市值4.75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一家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它还创造了一家中国公司成立与上市之间最短的时间,并在那一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为“能改变人们未来生活的十大创新企业之一”。

然而,在明显的风景背后,长期存在争议。

关于制毒杀毒的疑虑

2011年3月15日,就在网秦上市前,央视“315晚会”透露,网秦与北京刘飞久田科技有限公司勾结,私自扣款、发送短信、强迫用户消费。央视称网秦的杀毒软件为“流氓软件”。

在曝光中,央视提到用户购买平行商品后,刘飞软件会自动安装,然后用户无需任何操作即可下载数据。默认安装一些软件后,手机会出现故障,其他安全软件将被删除。只有网秦可以解决它,但用户只有在通过网秦付费更新病毒数据库后才能正常使用它。

更糟糕的是,中央电视台在调查后发现刘飞和秦望只是一家公司。网秦不仅是北京刘飞九天科技有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而且在接下来的时期内直接完成了对刘飞的收购。外界开始质疑秦望唱的“双簧”,通过迫使用户升级病毒数据库来检查和杀死病毒来获利。

公众对网秦产品的评价几乎是一致否定的。许多网秦用户表示,该软件通常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下载的,无法卸载。如果您想卸载它,您只能使用计算机。可以说,“请求上帝比派遣上帝容易”。

虽然用户在互联网世界中普遍健忘,但每个人对网秦的记忆都特别深刻。在网勤将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的消息传出后,一些人开始上网

2012年第四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网秦所有产品的注册用户总数达到2.83亿。然而,当时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总数刚刚超过5亿,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数量更少。如果网民的数据是真实的,这意味着中国一半以上的网民是网民。

第三方数据平台也给出了相反的答案。据CCID顾问同期报告,岐狐在中国移动安全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份额超过70%,未提及网秦。FJE研究的报告显示,网秦在中国的证券市场份额最多只有3%左右。

数据欺诈风暴给卖空者一个机会。2013年10月,美国卖空者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在一份新发布的81页报告中表示,网秦的市场份额、产品安全、资产负债表和收购业务都是欺诈或捏造的。

Muddy Waters声称,网秦大大夸大了该公司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声称其份额仅为1.5%,而不是网秦自己报告的55%。网秦在中国的付费用户不到25万,而不是其声称的600万。

Muddy Waters在报告中使用了严厉的措辞,认为网秦的整个公司是一个大骗局,大量收入是虚构的。它的收购活动可能涉及奇怪的交易或腐败,公司的价值为零。网秦被评为“畅销”。报告一出来,网秦的股价在一小时内就跌了一半,跌幅超过50%,达到历史新高。

有趣的是,浑水公司当时给出的目标价格不到1美元,现在看来这是一个预言。

网秦当然没有等死,但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财务数据,还是央视早前披露的“流氓软件”问题,网秦都无法充分证明自己的清白。据界面报道,2014年4月,净勤在2013年第四季度暴露于虚假收入,当时内部审计负责人首席财务官韩影在压力下辞职,随后股价暴跌32%。从那以后一路下跌。

2013年,当网秦遭遇风暴时,当林宇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到“如何协调公司的两位创始人”时,他引用了谷歌、微软和雅虎等外国科技公司的创业故事。他说,“最有可能成功的科技公司是由两三个同学创立的,因为他们的信任超出了商业价值,即使有分歧,也可以通过沟通来解决。”

林宇当然是对的,但是公司在繁荣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任何不和谐,但是当它摇摇欲坠的时候,它却相互对立。林宇和史文勇两个老同学之间的友谊经受不住风雨的考验,友谊之舟很快被利益吞噬。“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即从2016年11月至2017年底绑架我超过13个月。在此期间,我遭受了不人道的折磨,险些丧命,我的家人受到威胁。我活了下来,很幸运被北京警方救出。”

2018年9月10日,失踪近两年的林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通知,指责他被史文勇绑架和虐待。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他不再是那个胖胖的中年男人,他体重超过150磅,瘦得像根针。

林宇告诉腾讯《深网》当时的故事:他在2005年创立了网秦,并邀请史文勇在第二年加入。2014年12月,史文勇伪造签名辞职。2015年至2016年8月,史文勇利用他们的友谊拒绝回到公司和鸠山喜鹊窝。2016年10月,他发现史文勇伪造签名,并于当年1月转让了北京刘飞78%的股份。11月初,他准备在与施的通信无效后上诉。他在2016年11月10日晚上被绑架。直到2017年底,他才被警方救出。林宇还指控史文勇挪用上市公司现金,低价出售上市公司资产。

同一天,秦望发布了人事变动公告,林宇重组了董事会,管理层发生了很大变化,史文勇本人及其近亲属和员工都被清算了。

史文勇也很快做出了回应。他拒绝承认林宇的指控和董事会的重组。他说林宇撒了谎,用敌意回报了善意。他还指控林宇设立了一个虚假的董事会,发布虚假新闻,并强行接管

自2013年10月24日被浑水做空以来,网秦的股价从25.9美元的峰值暴跌至约8美元。它已经被股东起诉多次。此外,由于公共关系战略的反复失误和高管的不断离职,林宇和史文勇的关系已经开始破裂。

一个接一个的失败拯救了自己,林选择了以私有化的名义带领公司退出市场,但是史想保住上市公司。双方路线的不同进一步加剧了矛盾。

2014年7月30日,网秦宣布,它已收到贝松资本(Besson Capital)不具约束力的私有化要约。然而,在首席财务官韩颖因财务欺诈而辞职以及林宇参与芮程刚的案件后,史文勇接管了这两个职位,成为了网秦的实际控制人。10月28日,网秦宣布拒绝贝松资本私有化的提议。

史文勇成了暂时的赢家,但双方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2014年12月,网秦宣布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林宇因个人原因无法履行职责,辞去上市公司所有职务。史文勇接任主席。与史文勇关系良好的徐泽民被提升为联合首席执行官。网秦完全落入了史文勇的手中。

然而,林宇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说,他已经辞职,“史文勇找到他的亲属代替我签署了辞职声明,但我没有辞职,只是他代替我辞职了。帮助他伪造签名的亲戚是秦望的董蜜和他妻子的妹妹。”

2015年初,林宇短暂回到网秦,但没有担任任何职务。林宇曾告诉腾讯《深网》,他曾多次要求史文勇归还公司。后者答应随时将公司移交给他,但从未兑现。2014年12月,他还借给史久镛700万美元。不过,史文勇表示,林宇离开是为了启动一个新的互联网游艇项目。他有无限的爱心,借给林500万元现金。

2016年5月,网秦宣布将以50亿元出售其游戏业务刘飞移动,但实际上它想借王子欣的股票上市。工商信息显示,史文勇持有刘飞移动79.34%的股份,其中林宇是历史股东。林宇指责史文勇伪造签名并窃取了其中的78%,但史文勇声称林宇要求利益分配,狮子直言不讳。利益分配的差异完全加剧了两者之间的矛盾。

林宇在接受腾讯《深网》采访时说,“2016年10月,我发现史文勇伪造了我的签名,并在2016年1月未经我同意转让了我在北京刘飞78%的股权。2016年11月初,由于与他的沟通无效,我请了一名律师,并准备给他发一封律师信,以便提起法律诉讼。”

”2016年11月10日晚上11点,也就是“双十一”即将开始的时候,我回到了社区门口。突然,五六个人从后面遮住了我的头,然后把我带上了公共汽车,带走了我。从那时起,我被拘留了13个月,直到2017年底。”林宇声称被绑架并非法拘禁,并认为他在即将提起诉讼时突然被绑架,因此史文勇受到高度怀疑。

当两年后失踪的林宇戏剧性地向公众讲述绑架的故事时,一切都变了。网秦更名为“灵东之星”。其股价从离开时的8美元跌至1美元以下,面临退市危机。更讽刺的是,他创办的公司没有他的踪迹。在许多媒体的采访中,凌东至银行的员工甚至不认识林玉琪。

退市风暴

2018年8月24日,凌永志行的股价开始跌破1美元。自9月10日林宇被史文勇绑架以来,双方陷入了无休止的争端。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投资者成为股东的计划从未实现,而且公司2017年的财务报告也没有按时提交。随着股价持续下跌,它们现在正直接进入退市阶段。

2018年7月19日,凌动的公告显示,中国艾资以2000万美元的总对价购买了该公司股b股,其中1000万美元在协议签署时作为初始投资支付,剩余的1000万美元将在之前支付

9月26日,凌东智银行宣布,该公司将推迟对中国艾资的投资。根据公告,由于本行仍未能满足认购协议要求的相应条件,本行与中国艾资同意将截止日期延长至11月19日,以满足所需的投资条件。

但最终中国艾资本的投资计划失败了。12月19日,宣布中国艾资创始人池瑞辞去原子智能董事会职务。消息发布后,凌动股价在接近收盘时大幅下跌至0.15美元。12月20日,纽约证券交易所停止了股票交易。

最初,玲有六个月的时间来拯救这场危机。

2018年5月,凌东至银行宣布,由于5.12亿元存款的“误分类”,2017年财务结果无法提交。凌东智银行向纽约证券交易所申请延期,承诺在2018年11月15日前6个月内提交财务业绩。

当时,凌永志行的股价仍在1美元以上。如果网秦能够按时提交财务报告,也可能给投资者一些信心,并保持股价在1美元以上。不幸的是,由于石琳的矛盾和公开性的影响,凌东至银行长达6个月没有提交财务报告文件。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规定,如果年度报告不能按时提交,公司将面临除名的风险。

在收到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通知的前夕,对网秦优质资产转让的质疑再次浮出水面。从网秦股东诉讼的内容和工商数据的查询来看,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史文勇。

空上市公司

2013年,网秦收购了国信灵通和刘飞移动。2015年,它收购了直播公司秀色秀。然而,这三项收购的优质资产现在都已出售。目前最有争议的问题是当时网秦的资产出售过程中是否存在利益转移问题。

2015年,网秦以现金8000万美元将其在国信灵堂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国信灵堂创始人之一侯树立。2017年3月,刘飞移动和秀色秀场的股份(分别为63%和65%)以33.2亿元的价格出售给清华同方同方投资基金。

当时,同方基金没有一次性付款,而是在2017年12月14日与凌动银行达成协议。同方基金向凌动银行提供年息8%的优先票据,价值17.7亿元,期限12个月。然而,根据公共信息,同一方的投资基金没有如期支付账单。

林宇认为,在上述两笔交易中,秦望的优质资产以低价出售,史文勇成为受益者。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根据天眼调查的信息,史文勇仍然是刘飞移动和秀色秀场的控股股东,分别持有79.34%和65%的股份。

石文勇在2018年2月发布的股东信函和随后的媒体采访中表示,收购方要求刘飞和向秀的股票以新的个人股东的名义注册,以满足与拆分资产未来资本运营相关的结构性安排。他作为名义股东持有两家公司的股份。然而,有些人认为这种安排背后有一个抽屉协议。

LKMForward,网秦的股东代表机构,在提交给纽约南区法院的起诉书中表示,凌东智银行在刘飞和秀色交易中向投资者披露的信息存在重大失实,秀色没有按照原协议归还凌东智银行,而是在同一方的资金票据违约后转移到了第三方名下。据《新京报》此前报道,自2018年5月以来,秀色的子公司资产已经转移给第三方,史文勇的公司

LKMForward认为史文勇等人正在清空上市公司的资产。2018年12月13日,他们向美国纽约南区法院申请临时禁止令,以防止凌东之的资产在庭审前被转移。显然,责任是针对史文勇的。

伪造数据、机构卖空和创始人内讧已经逐渐耗尽

友情链接:
普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ztaida.com.cn 技术支持:普宁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