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江苏无锡渔村渔民最小46岁太湖捕鱼业或后继无人
  
  来源: www.zztaida.com.cn 点击:934

无锡市滨湖区渔港村,一个以几代村民捕鱼而命名的地方。这生动地诠释了无锡作为鱼米之乡的声誉。从前有许多渔船,喧闹的渔城里满是靠湖水为生的渔民。他们在哭喊中喊出了对生命的期望。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今天的渔村似乎已经没有了过去的活力。几乎所有仍然坚持的渔民都是有着苍白太阳穴的老人,最年轻的是46岁。由于努力工作和低收入,他们的后代中很少有人愿意继续从事渔业。有些人去企业工作,有些人自己做生意。太湖渔业面临无人跟随的危险。

清晨航行至中午

凌晨2点,太湖水面仍在沉睡。67岁的沈Agen和他的妻子蔡凌镇已经告别了温暖的床。检查渔网,收拾行李,一切都准备好了,夫妇俩驾着他们的渔船去了太湖的三个山区,根据老沈的经验,这是鱼类最密集的地区。

"我已经习惯了这个时候起床。"老沈说,在他离开之前,他特意带了妻子晚上预先准备好的食物,并泡了一壶热茶。这对夫妇将一起工作到上午10点,食物可以陪伴他们度过漫漫长夜。

当到达预定区域时,沈阿干和他的妻子一起把渔网扔到湖里。渔网被船拖着,期待着自然的礼物。半小时后,老沈迅速拉起渔网。今晚的第一张网很重,有杂草、虾和银鱼,这种鱼的鳞片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是沈嘉生活的主要来源。

撒网,收网,等等。早上7点,太湖水鸟划水而过。工作了半个晚上后,装满鱼的篮子已经半满了。老沈决定回家,把鲜鱼卖给码头的鱼贩。在熙熙攘攘的渔城,鱼腥味夹杂着人们的哭声。这个收成很好。老沈和他的妻子决定再次出航。

上午10点,老沈终于完成了钓鱼之旅。此时,黑夜已经变成了白天。在红日下,小屋在太湖中稳定地摇摆,就像渔民的摇篮,孕育着新的一天的所有收获和期待。

有时候船舱已经满了,还有时间和空间可以返回。

经过半个晚上的忙碌,渔船上满是各种大小的鱼,老沈期待着他的辛勤工作和收获。数一数,这对夫妇总共收获了60斤银鱼和5到6斤白虾。沈亚干笑了。“努力工作是值得的。”老沈告诉记者,今年太湖水位高,银鱼产量与往年相比不高。然而,价格也上涨了。它可以卖到每斤18-25元。60斤的收成不错。这一天他和妻子的净收入应该在400元左右,不包括柴油和渔网损失的费用。

但不是每天都这么幸运。有时老沈的船在太湖航行3小时后会压碎网。"收成不好,如果我们继续消费,我们就会赔钱。"沈亚干叹了口气。他给记者算了一张账单。他的渔船在太湖航行了10个小时,花费了大约600元。这意味着根据目前的价格,老沈每次航行至少要钓到24斤银鱼。但是一旦收成不好,你只能在10小时内钓到10多斤银鱼。在这种情况下,老沈会提前收网,节约成本。

“抖掉水,抽出嘴”。在渔村里,这句古老的谚语在渔民中代代相传,意思是渔民只能拉食物和衣服。老沈告诉记者,他的平均年收入约为3万元,光靠捕鱼养活家人有点困难。

老沈的收入在无锡太湖渔民中中等。拥有一个大渔具和一张高网的人比老沈好得多。65岁的渔民周鲍方已经在太湖捕鱼48年了。因为他的技术好,他和他的妻子买了一个高脚网,雇佣了3个人主要在太湖捕虾。今年,老周的收成相当好,第一网捕获了几千斤鲭鱼,销售额达数万元。然而,是吗

艰苦的工作不是渔民一生中遇到的唯一困难。如果他们在太湖航行,遇到坏天气,过去温和的湖水会立刻变成噩梦般的波浪。"老一辈人知道在航行中钓鱼最怕风水天."老沈告诉记者,所谓的“风水日”是在钓鱼的时候,当天空突然变化,遇到“阵的第一天”和“大雨”时,这种天气来得非常突然,很难预测天气预报。

老沈回忆说,在他漫长的捕鱼生涯中,他遇到了三个“风水日”。最危险的一次是他女儿10岁的时候,当他和妻子去湖边钓鱼的时候,航行的时候很清楚,但是当航行到预定的区域时,天空突然变暗了,然后雨像刀子一样落下,伴随着强风和巨浪,老沈的整条船都在摇摆。如果船开得不好,它很容易进水,有下沉的危险。在狂风暴雨中,老沈努力控制着船,但湖水还是无情地溢出来了。妻子吓得脸色苍白。在危急的情况下,老沈决定丢弃所有辛苦挣扎的鱼,减轻船体重量。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船在疯狂的湖里颠簸。半小时后,风雨缓和了许多,老沈的船渐渐平静下来。回到岸上后,妻子看到了她的小女儿,因害怕幸存而忍不住哭了起来。但即便如此,第二天,他们还是会像往常一样航行。

是太湖的渔夫和清洁工。

太湖每年的捕鱼时间为9月1日至次年2月1日,使用高脚网的船只捕鱼时间较短,只有9月6日至9月30日。今年剩下的时间里,太湖的渔民基本上都住在岸边。因为仅靠捕鱼收入远远不够家庭收入,许多渔民会选择在这段时间里做兼职工作。

由于文化水平低、年龄大、不能全年工作,太湖渔民没有很多兼职工作。老沈和许多渔民选择去太湖捕鱼作为副业。"我们这些靠水吃饭的人没有开水就找不到工作。"老沈告诉记者,每年6月至8月,他都会去太湖为蓝藻工作。每天早上8: 00到11: 00,下午1: 30到5: 30,穿着印有“钓蓝藻”字样的工作服的老沈会呆在蓝藻渔船上,撒网,抽蓝藻。在繁忙的一天里,他可以赚70元钱。唯一令人难受的是蓝藻在夏天最热的时候被捕获。人们站在船上,被邪恶的太阳照得眼花缭乱,他们的衣服又湿又干,又干又湿。

另类渔民,组织“打捞队”

除了抓蓝藻,其他渔民都有特殊的兼职工作,徐小笛就是其中之一。65岁的徐小笛每年都要从水中打捞十几具溺水或自杀的人的尸体。在过去的20年里,徐小笛从太湖的各个角落将300多名死者“送回”岸边,给死者家属最后一句安慰的话。徐小笛告诉记者,他的工作是渔民。20年前,偶尔,他在太湖帮忙打捞一具尸体。在那之后,一旦类似的事情发生,许多人会首先去找他。他逐渐进入队伍,组织了一个由三名村民组成的救助队。"抢救遗体是对死者的尊重,也是对家人的安慰。"徐小笛说,每次出事,他都会带一个特殊的滚轮钩来帮助打捞尸体。有时水中会有更多的水生植物,如果光靠滚动沟渠是不够的,老徐会潜入水中,用尽全力将身体拉出来。

许多人认为收集遗骸的收入相当高,但在老徐看来,这只是他们必须继续做的兼职工作。“在这一行工作中,我见过太多的生死分离,但我并不特别注意钱。”老徐说,团队工作消除了各种成本,每个人每次的收入只有几百元。如果家庭有特殊困难,这笔钱将减少或免除。

"我不知道还能活多少年。"徐小笛说,他仍然更愿意做一个渔夫,而不是“打捞遗骸”,不需要经常面对你将去哪里的悲伤。

大多数下一代渔民已经“离开了水”

周斌是第一个

“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不能住在船上。”老沈叹了口气,告诉记者,他和妻子都是本地渔民。结婚前,他父亲告诉他,他必须找一个当地的男人来照顾这对一起钓鱼的夫妇。他听父母的话,选择了同一个村子的妻子。她也是一个渔夫大师。尽管努力工作,这两个人还是幸福地生活着。然而,当孩子出生的时候,寻找“老乡”的想法几乎消失了。虽然老沈家有船,但孩子们不愿意去钓鱼。现在他们都在企业工作。虽然他们的工资不高,但他们也过着舒适的生活。这两个孙女更不可能从事捕鱼。老沈的想法是好好训练孩子们,让他们进入重点大学。如果他们成功了,他们也将被派往国外学习。

城市化拥挤渔民的生活空间

与今天的荒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锡被誉为“鱼米之乡”,太湖渔业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早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无锡就有密集的水网络和繁荣的渔业。渔民不仅能在太湖捕鱼,还能在一些河道捕鱼。渔民的收入可以养活家人。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为了进一步保护生态环境,渔民的捕捞范围逐渐缩小,逐渐局限于太湖、宜兴等地区。渔民和渔船的数量也在迅速减少。根据无锡渔政部门的登记数据,2004年无锡有4000多艘渔船,但今年只剩下2100艘。许多渔民换了工作,从事与捕鱼无关的工作。从事这项工作的渔民人数明显在老化。城市化进程打开了一扇门,年轻一代很难安于现状在采访中,无锡渔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坦言,老一辈太湖渔民文化知识有限,子女从父亲那里继承是家庭传统。然而,如今,许多渔民的后代被大学录取了。外面的世界非常美丽。小渔船很难承载这些年轻人的梦想。

将来,谁会在太湖钓鱼?

太湖的小渔船不仅能钓到美味的鱼,还能上市民的餐桌,具有重要的文化和生态意义。许多市民担心没有渔民,“鱼米之乡”将失去其独特的风味。今年年初,太湖渔政管理办公室、无锡市农业委员会和滨湖区在梅梁湖地区投放了300吨鲢鱼苗。到今年年底,一个只有12到12公斤重的鱼苗将长到3公斤左右。如果它长到超过3公斤,它可以吃掉大约100公斤的藻类。据估计,它总共可以消耗90,000多吨藻类。通过秋季捕捞,估计水体中总氮400多吨、总磷60多吨将被去除,从而对维护太湖生态平衡起到一定作用。没有渔民,这种生态平衡会被打破吗?在采访中,渔村的社区工作者告诉记者,他们最年轻的渔民46岁。对此,无锡渔政部门的相关官员表示,“太湖渔民目前确实呈现下降趋势,但这一群体不会消失。”"目前,渔民和渔村都面临转型."该负责人表示,无锡城乡一体化的加速正在影响渔民的命运。随着渔民的转型,无锡30多个渔村也在逐步转型。未来的渔村将不再仅仅专注于捕鱼。一些渔村愿意发展乡镇企业。其他将发展渔业旅游经济。观光渔业、渔民餐饮、渔业批发市场和渔业加工将成为渔村改造的主要手段。

笔记本

笔记本

改变和不改变是历史的选择。在历史的大潮下,有30多个太湖渔民群体面临着巨大的变化?我们每个人都以变化和不变性迎接第二天早上的到来。变化的是生活方式,不变的是人们对幸福生活的永恒追求。

http://anzhuo.dgmingxia.cn

友情链接:
普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ztaida.com.cn 技术支持:普宁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