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人气推荐
战“疫”儿童医院 医护“妈妈”在“打怪兽”
  
  来源: www.zztaida.com.cn 点击:706

武汉儿童医院医务人员正在照顾这些孩子。现在乐乐已经完全接受了“临时妈妈”的照顾。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武汉儿童医院医务人员成了新诊断肺炎患儿的临时家长,这样被隔离的儿童就不再害怕防护服

作为武汉唯一一家新诊断肺炎患儿的定点医院,武汉儿童医院自疫情爆发以来已收治了许多确诊和疑似患儿。

在这些新诊断的肺炎患儿中,有些只能单独住院隔离治疗,有些需要父母陪伴,但有些患病的父母也需要单间隔离。医院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刘帆表示,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诊断和治疗,日常护理、儿童和家长的情感安慰也是医务人员的一项重要工作。

一些孩子在给医务人员的信中写道:“他们长得一样,穿着防护服,戴着面具和护目镜。他们都只有一双眼睛。虽然他们看不到自己是谁,但他们一定是保护我们和打击怪物的超人。”

护士成了“临时妈妈”

早上7点后不久,胡娴匆匆从宿舍来到武汉儿童医院呼吸隔离病房。虽然还没到换班的时间,但她在病房里想着乐乐(化名):“孩子起得早,我得提前去洗奶粉。”

乐乐是一个新诊断的肺炎患儿。1月31日上午,他住进了武汉儿童医院内科综合隔离病房。那时,他还不到七个月大,还没有断奶。乐乐的母亲是中南医院的护士。她在工作中被感染了。作为亲密接触者,乐乐和她的祖父母也相继被确诊。这时,乐乐的父亲还在国外。幸运的是,乐乐是一个相对稳定的温和的孩子。

儿童医院有规定,隔离儿童需要由相对固定、健康和没有基本疾病的家庭成员陪伴。乐乐的爷爷奶奶把乐乐送到医院后,她因病住进了武汉市第七医院。乐乐被单独留在儿童医院。

面对还没有断奶的乐乐,医生和护士都觉得有点棘手。许多年轻护士没有抚养孩子的经验。"在婴儿住院的第一个晚上,整个病房都能听到他大声哭泣。"护士长陈晓曦记忆力很强。这个孩子突然离开了他熟悉的家庭和环境,没有安全感,一些“熟悉的生活”和身体不适只能通过哭泣来表达。

在陈晓曦问乐乐的妈妈他的生活习惯后,她安排了一个特别的班级。三班的护士轮流照顾孩子们。“临时妈妈”给孩子们洗澡,换尿布,护理他们,哄他们睡觉。"牛奶每3小时喂一次,尿布也要换一次."“当婴儿醒着的时候,他不喜欢躺在婴儿车里。他应该和他一起散步和玩耍。”“当婴儿睡觉时,他会制造噪音和揉眼睛,他需要走路去睡觉”.这是附在乐乐床边的“手册”,也是“临时妈妈”总结的一套方法。

医务人员是每个人的首领。

上周,乐乐从内科综合病房转到呼吸科隔离病房。呼吸科护士长宋庆决定安排一名“全职”护士来照顾乐乐。胡仙自我推荐道:“我会做的。”“我和这个孩子有缘,”胡娴说,她的女儿刚满7个月,比乐乐大一天。"我有照顾这个年龄的孩子的经验。"胡仙抱起乐乐,不自觉地说:“来吧,妈妈。”

胡仙说起初说起来容易,但后来他觉得自己是乐乐的“临时妈妈”。既然他有责任照顾乐乐,就应该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

钱虎有一个5人微信群,包括乐乐的母亲和医院里的四个“临时母亲”。当他们有空的时候,他们会拿起手机,拍一些照片和视频,这样乐乐的妈妈就可以减轻她的相思之苦。

自从进入隔离病房后,胡仙已经十多天没有回家了。哺乳的孩子被迫断奶,只能在视频中嘲笑他们的母亲。“我女儿从出生以来就没有离开过我。我每天都睡在我的怀里。我现在不在家,我不知道她能否吃好、睡好。”事实上,她联系家人的次数非常李米

在风湿免疫科副主任医师刘帆看来,所有医务人员都是这些孩子的父母。她的病房里有19个疑似病例。经过治疗,一些儿童被证实没有感染。当这种常见的呼吸道感染被治愈出院后,父母几次鞠躬感谢他们。刘帆感到很尴尬,“正如一句老话所说,当孩子们来到这里,他们把自己的生命交给我们,把他们当作自己家的孩子一样对待。”

鼓励父母也是一剂良药

刘帆表示,在疫情爆发前,呼吸科曾接收过各种肺炎,包括病毒性肺炎、支原体肺炎等,其中也有重症患儿,所以他们有丰富的经验。

目前医院里的大多数孩子都患有轻微的疾病,雾化是主要的治疗方法。对护士长宋庆和他的同事来说,这是一份熟悉的工作。“然而,这种新型冠状肺炎的特殊性在于它具有高度传染性,需要隔离治疗,这给患者带来了很大压力,尤其是我们儿科患者的家庭成员。”

宋庆了解了每个孩子的情况,发现大多数是家庭型感染。“全家都被感染了。许多陪床的孩子的家庭成员只是家中的轻度病例,并不完全健康。”为了防止他们在医院交叉感染,所有有条件的病房都实行单间隔离,几乎每个病房都笼罩着父母的焦虑和不安。

刘帆能感受到父母的无助。她的外表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父母抓住她,询问她孩子病情的每一个细节。更多的时候,在解释了疾病之后,刘帆想说更多的话来让父母感到宽慰。“此时的鼓励对他们来说是一剂良药。父母之间的良好情绪也有助于孩子疾病的康复。”

宋庆泽觉得每个孩子的父母都渴望交谈。他们担心面前孩子的状况。他们还担心在其他医院接受治疗的家庭成员。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小孩子生病了,哭了一整夜。家庭成员和护士只能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地哄和陪他们。“我们是父母的脊梁。如果连我们都崩溃了,那么父母们的信心会更低。”这是宋庆对自己的鼓励,也是他的基本要求。

元宵节那天,隔离病房外的同事把唐源带到了宋庆。烹饪后,这些汤圆被分发到各个病房。一些孩子的家庭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他们太需要爱了,”宋庆告诉《新京报》。

期待我母亲的胜利和尽快回家

“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穿着防护服,戴着面具和护目镜,只有一双眼睛。虽然他们看不到自己是谁,但他们一定是保护我们和打击怪物的超人。”这是一个孩子写给护士的一段话。与父母的焦虑和不安相比,孩子们的情绪不那么紧张了。

每次刘帆走进病房,都有孩子从远处向她挥手问好。深夜值班的护士有时会在她的桌子上发现孩子们送的水果。“孩子们不知道我们长什么样,但他们已经很亲密了,对这种防护服很有感觉。”

7个月大的乐乐现在不再熟悉生活了。他巧妙地靠在胡仙的肩膀上,既不哭也不出声。他经常被其他“临时母亲”逗笑。穿着防护服的胡仙经常累得浑身是汗。护目镜里累积的汗水影响了她的视力。然而,乐乐将来出院后肯定会想念孩子的。这是一个特殊的母子亲情时期。

现在乐乐已经完全接受了“临时妈妈”。他喜欢站在“母亲”的腿上,经常咯咯地笑。

刘帆将在微信上收到她父亲的信息,告诉她要好好照顾自己。然而,事实上,她72岁的父亲最近一直在医院工作。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所有部门的医生都被调到了第一线。退休的父亲们自愿申请到医院任职。“说来惭愧,我没有时间照顾他。他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刘帆说。

刘帆像其他医务人员一样,也关心他的家人和孩子。今年,我的母亲和祖父都加班

除夕之夜,小方为疫情中的人们写道:“我知道你的紧张,我知道你的困难,但你背后的人不仅仅是医生,他们也是父母.全身防护服弯曲,略微错位。他是我的祖父.我的母亲,他们都说他们是党员,将奔赴前线。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康复并理解医生的使命,但我也希望她能平安无事。因为我只有一个祖父和一个母亲。我把我的祖父和母亲都借给你了!”

新京报记者张

-

友情链接:
普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ztaida.com.cn 技术支持:普宁门户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