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基本常识
曹广明:解决深度贫困要有“偏方”
  
  来源: www.zztaida.com.cn 点击:1556

要解决深度贫困,必须有一个“偏方”

访河北省围场县干部曹光明,他隶属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

欧阳双飞,本报记者。2017年,农业和农村事务部正式启动京津冀特色农业扶贫联合行动,从28个下属单位向河北省京津冀三市张家口、承德、保定辖下28个贫困县派出28名干部。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农村社会事业发展中心的曹光明是被选拔出来挂职的干部之一。他被任命的围场县是河北省的一个极度贫困县,也是最难脱贫的地方之一。现在临时就业的期限已经到了一半,让我们更接近临时干部曹光明,听听他关于临时就业和扶贫的故事。

记者:作为一名被选拔到贫困县工作的临时干部,你对下级临时岗位有什么看法?

曹光明:有些人认为借调是一份艰苦的工作,一份累人的工作,一份吃力不讨好的工作。有些人还认为借调是一份轻松的工作、一份清洁工作和一次时钟罢工。其他人认为临时工作很难,帮助穷人更难。我想这取决于是什么让你来临时工作的。你会以什么样的心态参加这份临时工作?这样,将会有不同的收获和结果。

我很荣幸得到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指示,该单位已推选我为县委常委、政府副主任。我们这次的临时任务非常明确。这是为了帮助河北省京津地区的28个贫困县通过农业摆脱贫困。为此,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确定了“六项任务”、“八项行动”、“四批”和“十项任务”。任务非常明确,工作非常具体。

从我们临时就业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投身于工业发展,重点帮助贫困地区发展特定的农业产业。由于县委、县政府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深深感受到贫困地区干部群众为发展和扶贫而奋斗的动力,也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向贫困地区派遣临时干部对促进扶贫产业发展的重大意义。

记者:在围场临时工作期间,你做了什么来帮助这个行业摆脱贫困?

曹光明:来到围场后,根据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的工作目标和围场的具体情况,我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首先,我按照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对“100个村庄示范”、“1000个村庄和1000个产品”的要求,协助5个示范村和45个联系村寻找合适的农业产业。目前,一些村庄“一村一品”的情况已经初步显现。其次,在技术指导方面,根据围场“23”农业产业体系布局,为各行业组建了由5-8名相关技术专家和优秀人才组成的专家团队,促进技术成果的对接和转化。第三,在市场对接方面,我带领或陪同团队到北京、天津、广东、江苏、内蒙古、河北石家庄、邢台、廊坊等地,通过积极招商引资、宣传围场、推广农产品等方式与相关企业和单位对接。一些项目已经达到了最初的目的。此外,还积极参与2017年首批国家农业可持续发展实验示范区围场申报。

在资源对接方面,通过与农业和农村事务部牵线搭桥,开展了“万农民加工增值收益共享”等五项专项活动,帮助围场与国家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就贫困地区工业发展资金对接进行谈判。他们还带领团队去了农业和农村事务部和河北省农业厅,试图

曹光明:虽然围场是一个极度贫困的县,但它有农业摆脱贫困的基础。首先,它有广阔的土地面积和足够的空间来“扩大”农业产业。第二,生态环境优良,具有农业“搞好”的生态基础。第三是特色产业,它具有“壮大”农业产业的历史渊源。第四,空气干净,土壤和水干净,这是“绿色”农业的基本条件。第五,昼夜温差很大,这是“优秀”农业的自然要素。第六,具有良好的地形和独特的“做特色”农业的潜力。第七,具有良好的区位优势和“做好”农业的地理位置。八是深度贫困,具有“赢”农业产业的竞争优势;第九,它有着丰富的文化背景,具有农业“造美”的文化内涵。十是知名度很高,在农业行业具有“有所作为”的声誉效应。

围场具有良好的工业发展条件,因此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这些优势,努力围绕京津市场发展高端农业。大力发展品牌农业,提升农产品价值。积极发展功能农业,增强功能。要不断推进绿色发展,提高农业新水平。应努力加快农村产业一体化,让农民分享利益。

记者:你认为在围场或基层帮助穷人还有困难吗?

曹光明:首先,需要强调的是围场各级干部群众一直在探索农业扶贫的道路。尽管取得了一些成就,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个产业的形成,尤其是农业产业,不是也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这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非常困难。它还面临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

第二,对于扶贫干部来说,基层扶贫工作还存在很多实际问题,如评估比较多、标准制定多、检查验收多。理论上讲,只要正常工作扎实认真,处理好检查验收是很平常的事情,但实际情况并不那么简单。在此,我呼吁基层干部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扶贫的实际工作。

扶贫再次进入决定性的战斗时期。有人认为,要解决三农问题,必须跳出“三农”。要解决贫困地区的问题,特别是那些极度贫困地区的问题,我们还必须有“偏方”,允许这些地区制定一些特殊的政策,这将导致经济活动。在这方面,我认为它相对简单。例如,如果你去贫困地区,在驱使穷人的“农舍”吃饭,你可以用车票和消费券扣除过桥的通行费吗?投资贫困地区、促进贫困人口就业的企业可以免税吗?符合贫困地区要求的农产品可以免交有机和绿色认证费吗?地方政府能否在使用农业整合资金等方面获得更大的酌处权?简而言之,必须有有效的机制和政策。

记者:作为农业和农村事务部28名干部中的一员,你对这次临时工作有什么看法?

曹光明:作为农业和农村事务部28名干部中的一员,我很荣幸得到组织的认可和信任。能够亲自参与国家扶贫关键阶段的工作是一件幸事,值得终生铭记。被派往基层工作两年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这是值得一生思考的。

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尽量减少回北京的时间,尽最大努力与基层干部和群众取得联系。从我加入围场的第一天起,我就是一个新的围场人。现在围场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应该去斯佩亚

友情链接:
普宁门户网 版权所有© www.zztaida.com.cn 技术支持:普宁门户网 | 网站地图